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> 校园文化 > 加强晋剧花脸人才的培养

加强晋剧花脸人才的培养

时间:2019-12-20 14:02

图片 1

配图 晋剧脸谱画 绘图:王勇 供图:陈永帅、闫贺贺

晋剧是兴起、流行于太原、晋中、吕梁等地的剧种,又被称为中路梆子、山西梆子,因其独特的艺术魅力盛行于三晋大地。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晋剧等传统艺术的生存形势十分严峻,近年也有研究指出整个山西梆子的发展现状并不是非常理想,甚至存在着传承丢失的危险,但不可否认的是,借着近年来传统艺术复兴的浪潮,晋剧的环境也得到了较大的改善。这也是晋剧名家谢涛在《戏苑百家》栏目中认为李月仙、武忠、郭彩萍等晋剧前辈艺术虽然十分优秀,但没有赶上好时候,而她十分幸运的原因所在。

如果按照一般标准,晋剧的行当可以分为生、旦、净、丑四门,而按照传统,晋剧则素有三大门、三小门之分。因为三大门的戏路较宽,且多为主角,故一般意义上三大门较三小门更受重视。随着晋剧的复苏,关于晋剧的专门研究也不断出现,对晋剧诸生、旦名家的研究尤多。但相比生、旦行业的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,其他行业就显得分外落寞。其实,晋剧艺术的复兴需要全体行业的努力,如果只重视生、旦行业而忽视其他行当,对于晋剧的长期发展也是不利的。在其他行业中,花脸是比较重要的一个,现试以花脸为例说明。

其实,对于生、旦行当以外的行当重视不够并不是如今才有的现象,在解放前的班社时代,好的班社都要有几梁几柱,即好的主要演员。当时生、旦行最好的演员一年的酬劳最多为一千贯铜钱,花脸最好的演员一年的酬劳最多为八百贯铜钱。在进入新社会后,晋剧的生、旦两行名家辈出,相比而言花脸就显得有些落寞。这从晋剧演员在梅花奖中的得奖情况也可窥见一二。

梅花奖是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,自1983年创办以来,迄今共有28届,山西共有44人48人次获奖,其中晋剧演员15人17次。可以发现,晋剧演员中获得梅花奖的演员所擅行当非生即旦,另有生旦兼工者,而花脸演员并无一人。这种对比无疑是十分明显的。

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,首先就是传统的观念问题。在一出传统的晋剧中,生、旦、花脸往往担任着重要角色。大体而言,老生一般为男一号,正旦一般为女一号,花脸一般为男二号,另外,花脸也有一批以其主演的剧目,但总不及生、旦多。因此,花脸的戏份较之生、旦本身就较少,这就使得学习生、旦两行的演员远较学习花脸的演员为多。这就使得生、旦行业有着较好的人才队伍,不断涌现出了好的演员。在这种情况下,使得学习生、旦的学员愈多而学习花脸的学员愈少,甚至学生、旦不够条件的学员才会转而学习花脸。

其次为女演员的兴起使得男演员受到冲击。自王桂香、田桂贞、丁巧云、丁果仙等第一批女艺人开始出现以后,晋剧女演员以独特的唱腔、身段、扮相逐渐占领了舞台,生、旦两行的女演员越来越多,几有一统山河之势。这一传统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,从晋剧得梅花奖的演员来看,除武凌云一人为男性之外,其余演员无论生、旦均为女性。女演员的出现和发展壮大对晋剧的发展无疑具有跨时代的意义,但也带来了一些弊端。因为女性本身的身体条件所限,其优势主要在于扮相和唱腔,而对于动作性大,文武带打的硬功夫,女演员就无法适应,很少上演,因此不少传统的剧目因此失传。随着部分传统剧目的消失,其中宝贵的表演艺术和音乐牌曲,亦付之东流。从音乐调门上来说,男女声音音域方面有较大的差异,文武师傅顾此失彼,男女同台演出无法兼顾,以至于女演员越来越多,男演员越来越少,使得晋剧艺术发展失去平衡。

因为晋剧花脸特有的粗犷高昂、慷慨激烈不是女演员可以轻易适应的,所以晋剧的女演员主要集中在了生、旦两行。但生、旦两行多为主演,所以乐队需要根据其嗓音高低来定调。女演员调门普遍比男演员高,尤其是在生、旦均为女演员的情况下更是如此。所以晋剧乐队的定调越来越高,直至以G调为准。这对以男演员为主的花脸演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。因为唱不上去而退出舞台的男演员越来越多,花脸的人才断档就显得越发严重。

因为上述原因,导致了晋剧花脸的困境,进入新时代以后,晋剧整体气氛回暖,各种新编晋剧层出不穷,屡有精品出现,给人耳目一新之感。但这种大好形势对于花脸而言却帮助不大。如一些晋剧精品剧目,虽然在创作中也力求行当完整,但整体而言,吸引观众、引得观众鼓掌叫好的部分大多集中在了生、旦两行,这无疑会加剧生、旦与花脸的这种不平衡。

晋剧是一门十分成熟的艺术形式,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需要各种行当的密切配合,如果一出戏有一个人物完成的不合格,这出戏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在当前的大好环境下,晋剧已经迎来了复苏。而花脸作为晋剧的一个重要行当,势必要加强人才的培养,蕴蓄出新的八百黑、狮子黑等花脸名家,这才能使得晋剧真正重归鼎盛,重现当年风靡一时的辉煌。